快捷搜索:

中國文學如何更好走向世界

  

中國文學如何更好走向世界

  姚建彬坦言,翻譯的困難不在于選擇哪些作家、哪些作品,而在于怎樣把我們選定的作家作品翻譯出去,用英語世界的人認可的高水準的語言傳達中國文學的真實面貌。他說:“《今日中國文學》編輯部達成了共識,盡可能聘請母語為英語,且對傳播中國文化、譯介中國文學有熱情和經驗的高水平翻譯家參與我們的工作。而高水平的譯者通常意味著要支付高額的報酬。這也是很多中國文學對外傳播面臨的共同困境。”

  實際上,能夠登上歐美暢銷書排行榜的中國文學作品數量極少。這一點在美國這一最大最重要的圖書市場上表現得尤為明顯。美國出版界長期存在一個“3%”的怪圈——外國翻譯作品占美國圖書的總量從來不超過3%。“美國人不愛讀外國文學”成了美國出版商的共識。新世界出版社總編輯張海鷗曾和美國最大的幾家出版企業如蘭登書屋、哈珀科林斯等有過深入交流,她說:“這些大出版社的CEO都承認,外國作品翻譯得太少,這其實反映了美國作為強者的傲慢。”

  目前,《中國文學》第一輯三種語言版本已順利出版。在今年的倫敦書展上,該系列圖書實現了向英國和格魯吉亞等國的版權輸出。

  中國文學走向世界的道路不會一帆風順,但中國文學界和出版界依然在默默努力。

  受到美國讀者冷遇的不僅僅是中國作家,就是非英語的西方作家也一樣。2002年德國出版社從美國引進并翻譯出版了3782種圖書,而同期美國只從德國引進了150種。同屬西方文化、同屬發達國家的德國尚且如此,作為文化傳統迥異的發展中國家的中國,其文學和文學家不為美國大眾所知也就不難理解了。

  今年5月,中國外文局下屬新世界出版社和中國作協、中國作家出版社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共同編輯出版英語、法語和西班牙語三種版本的《中國文學》系列圖書。張海鷗說:“中國作協和作家出版社擁有大量優秀作家的作品版權,外文局的翻譯力量和對外市場化運作能力也很強,雙方合作是優勢互補、強強聯合。”

  “作品走出去,作家也要走出去。”何建明說,近年來中國作協每年組織作家代表團參加法蘭克福書展、倫敦書展等國際出版盛會,每年會有10到20個中國作家代表團出國交流訪問,此外還組織國際寫作營、國際漢學家論壇和國際翻譯家論壇。“把國外翻譯家、漢學家和出版商請進來,和中國作家直接交流,許多當代作家的最新作品就是通過這個渠道翻譯出去的。”何建明說。

  不過,受制于西方出版市場的特殊性,中國文學的傳播范圍和傳播途徑仍舊有限。姚建彬說,很長時間來,中國文學的讀者局限在國外的漢學家,經過近幾年的發展,已經漸漸擴展到大中小學生、國外的中國文學愛好者等其他團體,但讀者接受范圍總體而言還是偏小。另外,受到翻譯和傳播渠道等原因的影響,反映當代中國人的作品還不能及時迅速地流通到國外。

  盡管面臨著許多障礙,但在何建明看來,文學是了解一個國家最好的途徑。“文學是客觀的、立體的,充滿思想與情感,最易為外國讀者所接受。尤其是今天,國外對中國的興趣在增加,許多外國人都想知道當代中國人是怎么生活的,在想些什么,這就給中國文學走向世界提供了契機。”何建明說。

  對美國出版商而言,出版外國文學作品差不多是一件無利可圖的事。出于財務安全,很多出版社并不愿意冒險出版外國文學作品。只有一些獨立的小出版社和大學出版社在堅持出版外國文學。莫言小說的美國出版商Arcade出版社就是一家獨立的小型出版社,他們堅持出版外國文學作品很大程度上是出自公司創始人的偏好。美國漢學家、翻譯家葛浩文在接受上海一家媒體采訪時曾說,商業出版社絕對不會長久地賣銷量很少的作品,目前美國出版的中國文學作品主要是小說,每年大概出版三五本的樣子。“可是呢,現在賣得如何我不大知道,但是一定不會很暢銷,絕對不會的。”葛浩文說。

  目前,中國文學走向海外的途徑主要有三條:一是國內外出版社之間的版權交易,二是新聞出版總署等部門通過“中國圖書對外推廣計劃”等項目資助國外譯者和出版商翻譯出版,三是國外出版商直接取得中國作家的授權翻譯出版。前兩種方式約占90%,是中國文學“走出去”的主渠道。

  針對西方出版市場的這種特點,有業內人士建議多種途徑增加對外國譯者和出版商的扶持,在版權、翻譯費用等方面給予適當補貼,提高他們翻譯出版中國文學作品的積極性。

  “翻譯的問題非常重要。這次莫言能夠獲獎,和葛浩文、陳安娜等人高水準的翻譯有直接關系。”張海鷗說,盡管他們的翻譯對原作做了相當程度的改寫,但無疑更符合當地讀者的欣賞口味。她認為,以往中國文學走出去的效果不甚理想的重要原因就是翻譯質量差。她說,有的譯者不是以外語為母語,對于文學作品里一些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精妙之處理解不到位、翻譯也不到位,所以難以達到預期效果。但是,優秀的翻譯往往要價很高,國外小出版商難以承受,如果國內相關部門能適當提供一些翻譯費用的補貼,相信有助于中國文學更好地走出去。

  “中國文學海外傳播工程”計劃在5年內出版由10部作品組成的“今日中國文學”英譯叢書。2011年底,“今日中國英譯叢書”中的第一本,詩人食指的詩歌選集《冬日》已經正式由美國俄克拉荷馬大學出版社出版。該叢書中的第二本,莫言2004年發表的長篇小說《檀香刑》已經由葛浩文全部翻譯成了英語,將于2013年年初出版。本叢書中其他各書的審讀、翻譯、編校、出版等工作也正在按照計劃有序推進。

  “中國文學海外傳播工程”是另一項重要的“走出去”工程,該項目由國家漢辦批準立項并全額資助,由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和美國俄克拉荷馬大學文理學院聯合承擔。姚建彬介紹說,作為實施“中國文學海外傳播”工程的重要突破口,英語雜志《今日中國文學》(Chinese Literature Today,CLT)2010年在美國創辦。《今日中國文學》向英語世界介紹當代中國優秀的作家作品,每一期都主推一名作家,目前已經推出了四期。雜志參照了美國的《當代世界文學》雜志,是一本真正由中方完全掌握主編權限,由中外雙方共同著、譯、編、校,面向英語世界發行的刊物。

  張海鷗說,相比較而言,歐洲人特別是法國、英國、德國和意大利讀者對外國文學的熱情要高得多。據調查,歐洲圖書市場30%以上的圖書是翻譯自其他國家的作品。但由于英語是世界語,一部作品被翻譯成英語以后,再被其他語言翻譯的機會就大大增加,所以還是要高度重視英語市場。

  為了使這套書更加貼近國外讀者特別是青年讀者的閱讀需求,合作雙方在作品選擇、翻譯質量乃至開本大小、字體字號、封面設計等方面狠下功夫。張海鷗說,“我們選擇的全部是2000年以來中國作家的作品,反映的是當下最鮮活的中國社會生活,力爭能引起外國讀者的共鳴。”入選第一輯的作家包括鐵凝、韓少功、范小青、張翎、潘向黎五人。題材包括婚戀、醫療、養老、就業、子女教育等方面。張海鷗說:“現在是地球村時代,這些問題是世界各國普遍存在的,只是表現形式不同而已。”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

北京11选5app都有哪些